批评家邹建平:重塑精神高度 击溃伪当代艺术
2015-01-04 09:25:58   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

邹建平说自己是“当代艺术阵营里的一名老战士”,自1985年参与创办《画家》杂志开始,邹建平就以批评家、策展人、美术出版人、水墨画家等多重身份,参与、见证和推动着当代艺术在国内的发展进程。

 批评家邹建平:重塑精神高度 击溃伪当代艺术
 周春芽 《绿狗2001.A》(布面油画)
 
批评家邹建平:重塑精神高度 击溃伪当代艺术
毛旭辉《日常史诗·室内》 (布面油画)
 
批评家邹建平:重塑精神高度 击溃伪当代艺术
  邹建平 《长沙寓言·执迷不悔》(纸本水墨)
 
    针对艺术圈投机取巧、急功近利的种种乱象,艺术批评家邹建平指出当下亟须——

  邹建平说自己是“当代艺术阵营里的一名老战士”,自1985年参与创办《画家》杂志开始,邹建平就以批评家、策展人、美术出版人、水墨画家等多重身份,参与、见证和推动着当代艺术在国内的发展进程。日前,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就中国当代艺术及当代水墨中的若干问题,进行了深入剖析。

  义无反顾走上当代艺术之路

  早在1980年,邹建平就参加了全国青年美展,后来又参加了全国美展,作品还获过国家奖项,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刚刚创刊的《画家》杂志主编李路明马上将他列为“策反”对象。从此,他义无反顾地走上当代艺术之途。

  此后,邹建平通读了西方现代艺术史、西方当代美术史、西方美术史和中国美术史,特别是1987年做了一套“国外现代画家丛书”以后,每一位国外的现代名画家,都鲜活地跳入他的脑海,让他看问题的方式也发生了质的变化。1988年的“西南艺术展”后,《画家》杂志将张晓刚、叶永青、毛旭辉、周春芽等当代艺术家,推向了前台。“由于我们的判断是建立在学术基础上的,选择的都是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因此,今天回头再看,我们所推出的艺术家,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很对路的。后来的西方资本追捧,是建立在我们的判断之上的。”

  对于当代艺术,邹建平重新审视自己过去的作品和一些所谓的传统水墨,认为“命题性创作束缚了自我在艺术领域里特立独行的能力,从此对我失去了吸引力;而很多所谓的国画作品,其实是用传统的形式来忽悠别人,只能称之为‘伪传统’”。因此,在个人创作上,邹建平迫切希望脱胎换骨,与过去彻底告别。

  这种不断的裂变升华,又是基于他作为一名“老战士”,在当下的社会情境中,对当代艺术的再认识。以邹建平自己的话说就是“近十几年来,看到太多当代艺术圈里的‘巫术’,太多的投机取巧,出现了急功近利的势力化倾向,严重影响了当代艺术创造的锋芒和力度,因此,我希望自己回归传统,为当代艺术重塑精神高度”。

  对话邹建平——

  当代艺术必须有中国式发展轨迹

  广州日报:有批评家谈到,在当代艺术的探索中,架上绘画其实没有多少作为了,国际上很多当代艺术展都不再出现架上绘画作品,因此,他们认为中国人对当代艺术的理解普遍比较滞后,您怎么看?

  邹建平:形式跟当代性是没有必然关系的,架上绘画是艺术家知觉领域里的第一现场,是艺术家将自己思想所敏感到的东西及时呈现于视觉领域的最好表现方式。随着时代的发展,平面可以合成三维、四维,变成影像、装置等,但形式衍变的最早过程恰恰是在二维中得出的。因此,匆忙下结论说架上绘画已经终结,还为时过早。

  广州日报:在您看来应该如何评价中国当代艺术所取得的成就?跟西方相比,是否仍难以进入世界艺术史的叙事中?

  邹建平:中国当代艺术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为什么要获得世界性的认可呢?这恰恰体现了我们文化上的犬儒哲学。当代艺术在每个国家的探索、实验,其结果都应该是不一样的。如果说中国早期的当代艺术是在模仿西方,今天的当代艺术就必须有中国式的发展轨迹。假如我们没能描述出这种轨迹,那就是伪当代艺术了。因此,我们必须树立起一种中国化的当代艺术看问题的方式。我觉得在当代艺术领域中,有效地运用东方的因素和元素,对传统进行扬弃,是非常有意义的。

  广州日报:如果从时尚性角度来看,当代艺术应该是好懂的吧?像徐冰质疑当代艺术“放肆地胡言乱语或装疯卖傻”,您认可吗?

  邹建平:徐冰批判的是那些忽悠人、忽悠市场的所谓当代艺术。21世纪以来,很多所谓的当代艺术家其实并没有自己的思想,只是为了捞上一笔,要么向市场献媚,要么弄些很难懂的东西来忽悠大众。至于是否好懂,我想这不该是当代艺术创作的出发点。当代艺术就是要有意识地制造矛盾、差异,展现的是模糊性、对抗性,带有非常多元化的信息追求。

  当代水墨探索是背水一战

  广州日报:您自己一直从事水墨创作,那么如何看待当代水墨探索的意义呢?

  邹建平:在当代艺术中,当代水墨坚持在一个领域开辟战场,是我们多维视觉领域里的一维——如果没有当代水墨,中国当代艺术就不够鲜活;但当代水墨的功能,也没有一些人强调的那么大。大多数当代水墨艺术家是从中国画中转入的,对传统有一种反叛精神,对当代有一种自然接受的意识,其革命性需求对推动中国画的发展有意义、有帮助。同时我们要看到,当代水墨艺术家肩负的历史使命,比其他任何当代艺术家都更艰巨。因为当代水墨艺术家首先要掌握传统艺术,更要深入研究当代艺术,用当代性来改造传统艺术,其突破的难度非常大。硬是要求背着沉重包袱的水墨艺术马上焕然一新,无异于痴人说梦。大家现在所能做的是背水一战、死而后生。

  广州日报:有艺术家认为中国水墨在线条上的探索几乎已经走到尽头,那么您认为对当代水墨而言,线条是否还重要?

  邹建平:线条是水墨艺术中的局部性问题。我一直强调,当代艺术是思想领域里的一场深刻革命,在革命性的战场上,线条只属于技术领域。在今天,线、墨、宣纸都可以构成水墨艺术作品,像张羽、黄一瀚和我的作品中,就很少用线。
    相关热词搜索: 艺术 水墨 艺术家

上一篇:当代艺术里的批评家与艺术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百科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